奥鲁希斯外传 - 最新国产精品精品视频,国产精品AⅤ免费视频,国产在线播放精品视频,毛片 自拍 中文 在线...联系电话:10577822331

含羞草免费在线影院: hxc5.com  每周更新最新片源

  • 科学幻想

    奥鲁希斯外传

    269

    奥鲁希斯外传

     司马白龙被捕三小时后红鹿大公国,兰迪拉,「炽炎」骑士团驻地

      涉嫌诱拐「红宝石」公女弥赛拉的边洲人司马白龙在被「炽炎」骑士团抓捕
    后,立刻就被关进了审讯室。担心弥赛拉安危的女骑士们第一时间就对他展开了
    审讯。然而,为了保护自己的恋人白雪,也为了自己心中所坚持的正义感,他居
    然先后挺过了皮鞭、辣椒水和老虎凳。就在「明澈者」塞瑞丝打算对他使用烙铁
    的时候,「剑舞者」塞西莉亚带来了一位意料之外的访客:来者是一名怯生生的
    少女,她有着一头褐色的长发与一双棕色的大眼睛,小巧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精致
    的黑框眼镜;少女身上穿着帝都学园学生会的黑色制服,脚上踩着一双圆头皮鞋;
    黑色的水手服短裙与同为黑色的及膝袜之间有着一抹诱人的纯白色绝对领域。少
    女双手紧紧抱在胸前,躲在塞西莉亚的身后走进审讯室,时不时地朝四处小心翼
    翼地张望着。显然,这名少女平日裏没有接触过这种场合,表现得就像是一衹误
    入狼群的小动物一样。

      「呀——」当少女看见已经被拷打得鲜血淋灕的司马白龙后,从来没有见过
    血的她一下子慌张地尖叫起来。

      「妳来啦?」塞瑞丝见塞西莉亚来了,便把手中的火钳放回了火盆裏。但当
    她发现塞西莉亚身后的少女后,顿时变了脸色:「他不是我们骑士团的成员,妳
    怎麽能把他带进来?」

      「夏洛特他听说了之前的骚乱,所以打算用他的『能力』来帮忙。」塞西莉
    亚向她的同僚解释道。

      「可是,这事关弥赛拉的声誉——」

      「放心吧,我们家夏洛特酱不会到处乱说的。既然拷问对那个男人没有用,
    那就试试夏洛特的『能力』吧。当务之急是要找回弥赛拉!」

      「好吧……」塞瑞丝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就拜托妳的『女朋友』
    咯。」

      「那个……」少女弱气地张了张口:「有别人在的情况下……我不太好意思
    施展……」

      「妳最好有好消息!」「明澈者」丢下这句话以后就走出了审讯室。

      「加油哦~ 夏洛特酱~ 」「剑舞者」小姐朝少女做了一个打气的手势,然后
    也退了出去。

      「呼——」名为夏洛特的少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身走向被捆成粽子
    的司马白龙。

      「妳,妳妳妳,妳别乱来!」看着眼前的少女的脸庞在自己的视野中不断放
    大,司马白龙一边做着无谓的挣扎,一边试图用言语阻止对方的靠近:「色,色
    诱我是没有用的!我可是有女朋友的!」

      「哈?」少女伸出食指抵住自己的嘴唇,同时歪了歪脑袋。忽然,她好像明
    白了什麽:「不好意思,我忘记告诉妳了:其实,我是男孩子哦~ 」

      「男男男,男孩子!!!」司马白龙的大脑瞬间宕机:「这麽可爱的外表,
    这麽甜美的嗓音,除了胸部平了一点,怎麽看都是女孩子吧!」

      「好了,现在,看着我的眼睛,把妳知道的事情,全部都告诉我吧!」夏洛
    特先是摘下了自己的黑框眼镜,然后强迫白龙看向自己。

      「妳妳妳,妳要做什麽!」白龙本能地感觉到危机,但当他看见夏洛特眼睛
    中射出的金光后,不由自主地放弃了抵抗:「不会吧……居然遇到正牌的心灵术
    士了……」

      在夏洛特的「能力」的作用下,司马白龙被强制性地开始回忆之前的经历:
    一个月之前,他和自己的青梅竹马——白雪约定到大陆上旅行,第一站是法尔特
    帝国,目标是看一眼「红宝石」公女弥赛拉;之后再去西方同盟国的阿塞蕾亚王
    国,看看「蓝宝石」公主琳迪斯。

      两天前,他刚好在城门口看见了刚刚讨伐了叛乱的野蛮人部落,凯旋而归的
    弥赛拉。那一刻,他瞬间就被这位英姿飒爽的女将军迷住了,说是一见钟情也不
    为过。

      昨天夜裏,他带着女朋友在红灯区游玩时,遇见了神秘的舞女——曦。发觉
    曦和弥赛拉的相貌一模一样后,他产生了一个大胆的猜想。他从洗脑并控制了曦
    的神秘人手中救下了她,结果发现她居然就是「红宝石」本人!之后,他利用自
    己习得的三脚猫的催眠术控制了自己的女朋友白雪,享受了一次三人行。

      意识到自己无意间发现了一个惊天阴谋后,他决定带着自己的青梅竹马和曦
    (弥赛拉)逃离帝国。结果,为了掩护自己的女朋友,他自愿断后,成为骑士团
    的俘虏。

      今天,他遇见了一位神秘的少女,中了她的催眠,开始回忆这几天发生的事
    情……

      「!!!」回忆到这裏,白龙一下子恢复了清醒:「妳,妳已经全部都知道
    了?」

      「……」「少女」夏洛特用看垃圾的眼神盯着囚犯。

      「生气的表情好萌呀!请,请骂我几句吧!」白龙似乎觉醒了某种糟糕的属
    性……

      「哈?妳就这麽喜欢被人骂吗?果然是个变态啊!那我就随便骂妳几句好了
    ……」「少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伸出食指猛戳囚犯的额头:「妳这家伙
    就是个变态!变态!大变态!变态奴隶——」怒斥一通后,「少女」的脸色涨得
    通红,「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颊。

      「哦——太棒了!再,再来几句吧!」虽然被捆绑得结结实实,白龙还是兴
    奋得不住地摇晃着自己的身体。

      「真是的!妳果然是个无药可救的大笨蛋啊!去死吧!」在痛骂这名囚犯的
    同时,夏洛特抬起右腿朝司马白龙身上的伤口狠狠地踩了几脚。

      「为,为什麽裙子下面是……安全裤啊……」这是白龙在昏迷之前,所说的
    「遗言」……

    一小时后
    兰迪拉郊外,白氏客栈附近

      「根据我从那个变态的脑中读取的记忆,这间客栈是他的女朋友所在的白氏
    商会旗下的产业。我想,那个叫做白雪的女孩子在带走学生会长以后,多半会躲
    藏在这裏吧。」和「炽炎」骑士团成员们一起隐藏在树林裏的夏洛特向「明澈者」
    塞瑞丝讲述着自己的「拷问」成果。

      「合理的假设,但想要检验结果,就必须冲进去才行……等等,那是什麽人?」
    就在塞瑞丝打算对客栈发动突袭的时候,她发现了某个熟悉的人。

      「莱昂诺?他怎麽在这裏?」塞西莉亚看了一眼,便认出了对方。

      「!」听见这个名字,夏洛特下意识地躲到了塞西莉亚身后。

      莱昂诺是红鹿大公的独子,弥赛拉的弟弟,同时也是夏洛特在帝都学园的同
    班同学。在新生入学的第一天,由于种种误会,莱昂诺对当时穿着女式校服的夏
    洛特「一见钟情」。虽然夏洛特曾经多次向对方解释自己是男性,但固执的莱昂
    诺依旧坚信夏洛特是「女扮女装」……

      「裏面的人听着,我是红鹿大公的长子莱昂诺,妳们已经被包围了!衹要妳
    们释放人质,我可以保证妳们的人身安全!」莱昂诺一边向客栈裏面喊话,一边
    坐在战车上指挥自己的私兵对面前的建筑物完成合围。

      「看来,莱昂诺也是来营救弥赛拉的,我们应该去帮助他。」在观察完毕莱
    昂诺的行动之后,塞瑞丝果断地命令女骑士们上前支援。

      「哟,这不是把我的姐姐弄丢了的『家家酒』骑士团嘛。」看见从树林裏现
    身的女骑士们,莱昂诺开始对自己姐姐的部下冷嘲热讽。

      「我们得到线索,弥赛拉小姐很可能就在这裏。请允许我们洗刷耻辱,救出
    小姐。」塞瑞丝单膝下跪,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我可信不过妳们的能力啊!要是再把我的姐姐弄丢了怎麽办?」看着自己
    姐姐引以为傲的部下在自己面前下跪,以往一直被她们压过一头的不快似乎得到
    了发泄的机会,莱昂诺的心中产生了一阵优越感:「妳们就给我在外面看门好了,
    不许进也不许出,这点总能做得到吧。」

      「妳怎麽能这样侮辱她们!」看见包括塞西莉亚在内的众女都受到莱昂诺的
    语言侮辱,夏洛特忿忿不平地出声道。

      「这,这是多麽奇妙的缘分啊!居然让我在这荒郊野外遇见了我的小天使!」
    莱昂诺故作绅士地朝夏洛特鞠了一躬,用难以抑制的兴奋语气说道:「我能否有
    这份荣幸,邀请妳欣赏我指挥部下剿灭这伙山贼时的英姿呢?」

      夏洛特本能地想要拒绝,但看到身旁的塞西莉亚的眼神提示后,还是勉为其
    难地点了点头。「为了救出弥赛拉会长,我就忍一忍吧……」他在心中这样安慰
    自己。

      「太棒了!」莱昂诺一下子就兴奋地跳了下来,然后殷勤地拉住夏洛特的手,
    邀请他登上了自己的战车。

      坐上战车的夏洛特把自己的脸扭向一边,瞧都不瞧莱昂诺。

      「傲娇的夏洛特同学也好可爱呢!」虽然受到冷遇,但莱昂诺依旧一脸笑意。

      ……

      几分钟后,莱昂诺的部下们在他的指挥下杀进了这间客栈。一进门,他们就
    看见了一位边洲女侠打扮的少女。

      少女一袭胜雪白衣,手握三尺长剑,以嫉恶如仇的眼神盯视着从大门口涌入
    的士兵:「雪山派弟子白雪在此,我是绝对不会和妳们这些黑恶势力同流合汙的!」
    语毕,这位女侠便迎着来犯的士兵们冲了上去。

      「传我的命令,抓活的!」被异国女侠的独特风情所吸引,莱昂诺一边流着
    口水,一边向自己的部下下达了这条不靠谱的命令。

      白雪是异国的雪山派的传人,一手雪花神剑足以傲视群雄;她的母亲是圣教
    国艾露特恩的修女,曾经教导过她几个神术;身兼两派绝技,白雪虽是以一敌多,
    却完全不落下风。反观莱昂诺的私兵,为了执行主子的命令,战斗时束手束脚,
    生怕伤到这位美人,惹得大少爷迁怒。很快,大多数的士兵都被白雪打倒在地。

      见自己的部下制服不了侠女,莱昂诺一气之下决定亲自出手。他从口袋中取
    出一个小瓷瓶,将一枚红色的药丸倒入掌心。趁着侠女的注意力被自己的部下完
    全吸引住的时候,他悄悄地绕到了白雪的身后,然后突然扑上去抱住了她的腰。

      白雪一时不察,竟被莱昂诺偷袭得手。就在她奋力挣扎的时候,莱昂诺趁机
    将药丸喂入她的口中……

      终于,白雪挣脱开对方的熊抱,连忙后退几步,拉开与众人之间的距离。意
    识到自己吞下的东西绝非善类,白雪立刻开始运用内力,想要将药丸逼出。不料,
    这枚药丸生效的速度极快,顷刻之间白雪就感到四肢无力,气血上涌,一股强烈
    的快感席卷全身。

      「妳,妳究竟给我吃了什麽东西……」白雪强撑着保持站立的姿势。

      「一个边洲商人卖的媚药,据说是妳们女侠的克星,」莱昂诺的嘴角流露出
    得意的微笑:「看起来,效果很棒,真是爽到啊!」

      「无,无耻!」媚药发作的白雪衹能一边强忍快感,一边怒视眼前的贵族。

      「看起来,血之卵就在妳身上哦。」莱昂诺从口袋中掏出一颗红色的球体,
    带着一脸的坏笑向白雪一步步逼近:「妳应该不知道吧,血之卵的持有者之间,
    可是会互相吸引的哦。衹要妳们身上带着它,就算躲到天涯海角,也会被我们抓
    住。」说完,他便从白雪的口袋中取出了一枚同样的物品。

      「少爷,这个女人的同伙已经被我们全部抓住了,大小姐也已经被找到了。」
    就在这时,一名士兵跑到莱昂诺身边,向他做着报告,而客栈裏面的员工也一个
    个地被私兵们押送出来。

      「把她带过来吧。」听到自己的姐姐弥赛拉的消息,莱昂诺似乎一下子就失
    去了对白雪的兴趣,任由被快感淹没的她瘫软在地。

      在士兵们的护送下,一名美丽的女性朝着莱昂诺款款走来。女子有着一头标
    誌性的火红色长发,在脑后盘城一个团子的形状。她穿着一件近乎透明的纱衣,
    打扮得就像是一名出没于色情会所的舞女。但是,看见她的脸庞的一瞬间,夏洛
    特就认出眼前的女子,正是自己一直很敬佩的「红宝石」公女——弥赛拉。

      「这位客人,妳是来欣赏曦的舞蹈吗?」弥赛拉的脸上流露出夏洛特从来没
    有在她脸上看见过的挑逗的神情:「还是说,想要和曦一起共~ 度~ 良~ 宵~ 呢?」

      「学生会长,妳被人催眠了,快醒一醒啊!」夏洛特下意识地叫出了声。

      「哦?夏洛特亲还不知道吗?」莱昂诺的声音突然有些兴奋:「如果妳是男
    孩子的话,以妳们家族的显赫地位,肯定早就已经知道了:弥赛拉其实是帝国最
    出名的娼妇!她可是我们用来拉拢各个家族男性的王牌哦~ 」

      「这,这不可能……」夏洛特的声音开始颤抖。

      「难以置信是吧?但这就是事实哦,呵呵,哈哈哈——」莱昂诺开始得意地
    大笑:「什麽『红宝石』公女、帝国第一女将军、龙骑士统领……统统都是假的!
    她什麽也不是,她衹不过是一个下贱的碧池!」

      「住口!」

      「接受不了了吗?」莱昂诺带着讥讽的神情转头看向弥赛拉:「我的姐姐,
    妳知道我有多麽痛恨妳吗?每一次,每一次别人提到妳的时候总是在说:」弥赛
    拉又在战场上取得了大捷『;而说到我的时候,衹会说:「这不是红鹿家族的废
    柴少爷嘛』!FNNDP !明明妳衹是区区一个妓女,居然一直骑在我的头上!我做
    梦都想要亲手毁掉妳!」说完,他挥掌重重地打在了弥赛拉的脸上。

      「客人,妳对曦的服务不满意吗?」虽然被莱昂诺打了一个耳光,但曦(弥
    赛拉)还是满脸堆笑地讨好他。

      「我对妳的灵魂很不满意,不过,妳的肉体倒是很不错。妳知道吗?我从小
    就对妳的身体充满了幻想,幻想有一天能把妳骑在胯下。征服帝国第一美女,该
    是多麽痛快啊!」说着说着,莱昂诺先是隔着衣服在弥赛拉的胸口用力地揉了几
    下,然后掏出刚才的小瓷瓶,又倒出一粒媚药:「给我吃下去!」

      被曦的人格主导了身体的弥赛拉毫不犹豫地就把药丸吞了下去,然后抓住莱
    昂诺正在侵犯自己胸部的大手,引导他更进一步。

      「妳们,妳们不能做这种事情,这是乱伦!」夏洛特想要用语言阻止他们跨
    过底线。

      「为什麽不行?既然帝国裏面的每个男贵族都有资格上她,凭什麽我不能这
    麽做?」忽然,莱昂诺好像大彻大悟:「啊,我明白了!夏洛特亲是在吃醋吧!
    放心吧,无论什麽时候,妳都是我最爱的女人,我的正妻!就算是帝国第一美女,
    也衹配做我的情人。夏洛特亲,我的小天使,妳一定很感动吧!」

      「妳为什麽要给她吃那个药丸!」

      「今天有三位美女在场,身为一个性取向正常的男性,无论是异国的女侠、
    帝国的女将军,还是我的小天使,我的选项自始至终就衹有一个,那就是:我全
    都要!」莱昂诺伸出自己的右手,缓缓做出一个收紧拳头的动作。

      「无耻!下流!色情狂!」夏洛特一个箭步冲上前,举起右手对準莱昂诺的
    脸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但是,当他想要打第二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右手被
    一旁的一名士兵捉住。很快,他就被围过来的士兵们给制服了。

      「真是的,一点都不乖。这裏可不是学校,妳打了我的脸,可没有『学生会
    长』和『风纪部长』替妳撑腰哦~ 」莱昂诺一边揉了揉自己被打的左脸,一边再
    一次取出小瓶。

      「妳不会想要让我也吃媚药吧!我,我可是男孩子!」

      「事到如今妳还想骗我吗?哪有一年到头一直穿女式校服的男孩子?」莱昂
    诺一点也不相信夏洛特的辩解。

      「那是,那是妳的姐姐的恶趣味!她说学生会需要一个吉祥物,然后就利用
    自己的特权,强迫工作人员衹给我水手服穿……」说着说着,夏洛特的语气越来
    越弱,脸色也开始泛红。

      「夏洛特亲这麽可爱,就算妳真的是男孩子,今天我也要知男而上啦!」莱
    昂诺脸上的表情愈发得意了。

      「看来没办法了呢。」夏洛特摇了摇头,脸上原本有些慌乱的神情却不见了。
    他清了清嗓子,然后突然抬起头朝天上喊道:「救命啊!」

      「喂,这裏都是我的部下,妳就算喊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妳的!」

      「是吗?」一个女子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宇迦之御魂神也会绝赞好评!来
    自轩辕陵墓的超紧急快递!穿越数千光年终于抵达!嗯,时间和空间都不成问题,
    衹要小主人召唤就会随时赶到!居然想要欺负我们家夏洛特酱什麽的,就是世界
    承认了,神明大人也不会允许!被抢走了的话,我就要抢回来!反对的话,我就
    压服妳们!如果违反规则的话,我就废除规则!这就是相爱之人的心意的力量!
    想要阻挠的话,就做好觉悟吧!吃我一记——太阳爆裂脚!」

      伴随着一阵剧烈的爆炸,原本从身后钳制住夏洛特的几名士兵瞬间躺倒在地,
    脸上全是爆炸后留下的焦黑。与此同时,一名身着蓝色巫女服,粉色的长发梳成
    two side up ,头顶长着一对三角形耳朵,身后摇晃着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的少
    女出现在夏洛特身旁。

      「抱歉,让妳久等了呢。虽然花了一点点时间,但还是来迎接妳了哦,小主
    人。」

      「谢谢妳啦,小玉。」夏洛特伸出手抚摸巫女的头顶,而巫女也一脸很受用
    的表情欣然接受了。

      「咕——这头母狐狸居然来坏我的好事。」莱昂诺生气地跺了跺脚,然后向
    身边残余的部下下达了命令:「对方衹有一衹狐狸,大家并肩上啊!」

      「!」正闭着眼睛享受的小玉突然睁开了双眼,露出鄙夷的眼神:「我有允
    许妳们说话吗!」语毕,她把悬挂在腰间的一面装饰华丽的镜子解了下来,抛向
    空中。镜子在空中翻转了几圈,然后一分为六,就像是浮游炮一样悬浮在小玉身
    旁,向着那群杂兵发射出一道道光束。几秒钟之后,莱昂诺的部下就全部不省人
    事了。

      「真是的,弱者为何要战斗。」夏洛特撸起袖管,带着满脸「和善」的笑容
    一步步朝莱昂诺逼近。

      「苟苟(救救)我啊!」莱昂诺开始方了:「妳,妳不要过来啊!我是绝对
    不会向暴力屈服的!」

      「可是,我已经过来了呢。」夏洛特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噗通——」一声,莱昂诺以土下座的姿势跪倒在地:「好男不跟女斗!我
    现在下跪投降,妳不可以打我的脸!」

      「好啊,那我就——」夏洛特一把揪住莱昂诺的衣领:「打妳的脸!」然后
    以一个标準的过肩摔将他以脸部着地的姿势重重地摔在地上。

      「RUA ——」莱昂诺的双眼很快就变成了蚊香片的形状。

      「好啦,碍事的家伙都已经被排除掉了。」夏洛特拍了拍手,捡起地上的两
    枚血之卵,然后转头看向已经开始发情的弥赛拉:「现在,该开始正事了。」

      「这位客人,妳是要先吃饭,还是先洗澡,还是说先~ 吃~ 我~ 呢?」曦
    (弥赛拉)开始挑逗夏洛特,脑后的团子也晃来晃去。然而,夏洛特衹是一边牵
    着她的手,一边快步走进了客栈内的一间客房。

      「这位客人可真是急切呢!」来到客房后,曦迅速地甩掉高跟鞋,坐在大床
    上,用手揉了揉因为跑得太快而有些扭伤的脚跟,然后用撒娇的语气向夏洛特娇
    嗔道。

      「首先,要解开学生会长身上的催眠法术……」此时此刻,夏洛特还在闭着
    眼睛回忆自己从书本上学来的关于诅咒法术的知识。就在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刚
    好就看见了曦胸前那条深邃的乳沟……他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口水,然后将目光上
    移,恰好和曦的眼神交汇。

      「这位女士,妳要曦怎麽为妳服务呢?」曦一边向夏洛特张开双臂,一边朝
    他抛了一个媚眼。衹是,她显然弄错了夏洛特的性别……

      「实在是……太诱人了吧……」夏洛特很努力地摇摇头,才把「干脆先爽一
    把」这个想法驱逐出脑海。他掏出一枚血之卵,试着向曦下达了一条命令:「乖
    乖坐好。」

      「既然是客人的命令……」曦的声音似乎有些不甘,但她还是以鸭子坐的姿
    势坐在床上,用哀怨的眼神盯着夏洛特。

      不敢再和曦眼神交错,夏洛特将自己的目光朝下移动。舞女的纱衣原本就有
    些单薄,再加上服用媚药后身体急剧地发情,曦身上的香汗几乎将身上的轻纱湿
    润成透明状。虽然遮住了重点部位,但无论是胸前的浑圆,还是下方的深邃,都
    可以从轻纱上看出大致的轮廓……

      夏洛特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自己的注意力挪开,然后再次闭上双眼,运用起
    体内为数不多的魔力,开始感知起弥赛拉身上的诅咒:「这个诅咒,果然和书上
    描述的一样复杂……」

      几分钟后,曦依旧安分地坐在床上,而夏洛特则生气地在床上滚来滚去:
    「啊,这个诅咒怎麽这麽复杂啊!还被人额外加固了好几层……凭我的魔力,根
    本不可能解开啊!放弃啦,不干啦!我要诅咒加固这个诅咒的家伙一辈子不举!」

    与此同时
    法尔特帝国,库拉弥,某间娼馆

      戴着奇怪的面具,化名为「调教师」的红鹿三兄弟中的大哥、红衣大公的兄
    长——欧鲁斯在诈死之后就一直藏身于此。

      此刻,他正在一边用皮鞭抽打一名娼妇,一边命令她对自己进行口舌侍奉。
    就在这时,欧鲁斯没能控制好自己挥舞皮鞭的力道,导致娼妇发出了一声惨叫,
    牙齿用力地咬了下去。顿时,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从欧鲁斯的下身传来……

    同一时间
    兰迪拉郊外,白氏客栈

      夏洛特并不知道自己的诅咒这麽快就生效了……在多次尝试解除诅咒均以失
    败告终后,他不得不放弃。他举起一枚血之卵,对眼前的舞女说道:「醒来吧,
    弥赛拉!」

      原本用幽怨的眼神盯着夏洛特的曦缓缓地闭上了双眼,仿佛陷入了沈睡。几
    秒钟后,当她再度睁开眼睛时,那种献媚一般的表情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则
    是一种女强人的气场。衹是,她还有一些搞不清楚状况:「头好晕……我这是…
    …在哪裏?咦,夏洛特同学!」

      「学生会长,妳终于醒啦!」夏洛特的眼神中充满了关切。

      「我怎麽在这裏……」忽然,恢复清醒的弥赛拉意识到自己身上大片的肌肤
    都暴露在面前这个伪娘的眼睛裏,她马上就抓起一旁的被单,裹住自己的娇躯:
    「不许看!」

      夏洛特闻言,马上就乖乖地背过身:「那个,妳被人绑架了……我是来救妳
    的……」

      「是,是这样吗?」弥赛拉有些将信将疑,忽然,她感觉到体内有一股强烈
    但很不自然的快感:「我的身体,好奇怪……」说着,她下意识地用手在被子裏
    面熟练地(?)爱抚起自己的身体,嘴中也倾泻出一声娇吟。意识到自己在同学
    身后偷偷自慰,并且刚才的娇喘肯定已经被对方听见之后,原本就已经变得通红
    的脸颊上,温度似乎又上升了一点……

      「那个……莱昂诺同学也来过……」夏洛特听见弥赛拉的呻吟后,不由得心
    神一蕩。但他还是一边告诉自己要保持克制,一边小心翼翼地组织语言:「他看
    见学生会长的身体以后,就趁妳昏迷的时候喂妳服下了媚药……不过,我已经在
    他犯错误之前把他打晕了!」

      「这,这样啊……莱昂诺也到了这样的年龄了……」弥赛拉沈默了几秒,然
    后小声嘀咕道:「唔,下次要让家庭教师给他好好上一堂青春期性教育的课程,
    不能让他误入歧途呢。」

      「小玉,快来帮我!」觉得气氛有些尴尬的夏洛特朝屋外喊道,希望自己的
    使魔可以帮助自己解围。

      「MIKON~聪明又伶俐的巫女狐,参上!」伴随着奇怪的登场台词,蓝色的巫
    女并没有出现在门口,而是从房梁上跳了下来:「小主人,妳需要什麽帮助吗?」

      「那个,学生会长中了媚药,有什麽解决办法吗?」

      「很简单啊!她衹要和男性交合,问题就迎刃而解啦!」小玉一边朝夏洛特
    使了一个「我看好妳」的眼色,一边加重了语气:「而且,如果她强忍着一直没
    有达到高潮的话,可是很可能会没命的哦。」

      「这种时候,要到哪裏找男性啊!」夏洛特苦恼地在床上滚来滚去。

      「小主人,妳不就是男人吗?」小玉笑眯眯地歪了歪脑袋。

      「当,当然不是啦!不对——我是说,这种事情,是必须要和所爱之人做的
    吧!我又不是学生会长的恋人……」

      「可以哦~ 」弥赛拉清冷的声音从夏洛特背后传来:「事急从权,如果是夏
    洛特同学的话,可以的哦。」

      「……」夏洛特转身看了弥赛拉一眼,然后低下头小声说道:「果然还是不
    行……学生会长是和我一起追求学姐的竞争对手,和情敌上床什麽的,感觉好微
    妙的说……」

      就在这时,夏洛特感觉到弥赛拉在快速向自己靠近。他下意识地想要抬起头,
    却感到自己的双肩被对方用力一推,随后便重重地摔倒在床上。趁他还没有反应
    过来的瞬间,弥赛拉的身体便压了上来。

      「我在被学生会长……强吻!」夏洛特震惊地瞪大自己的眼睛,两衹手紧紧
    地攥住床单,双腿轻轻地蹬着以示不满。衹是,当他感觉到弥赛拉的舌头强硬地
    闯入自己的口腔后,他那小小的反抗便自行瓦解了。夏洛特的眼睛缓缓地闭上,
    两条腿也渐渐安分了下来……

      良久,唇分。弥赛拉从夏洛特身上爬起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上次我
    和塞西莉亚接吻衹是国王游戏的惩罚啦!没想到被妳看见了……我们之间真的衹
    是普通的闺蜜啦!这个,就当作是补偿吧。」

      「……」然而,夏洛特衹是眼神涣散地瘫在床上,一边用手背捂住嘴唇,一
    边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也不知有没有听见弥赛拉的解释。

      「被玩坏的小主人也好可爱呢!」小玉一直笑眯眯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国王游戏?我也要玩!」忽然,另一名女性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弥赛拉回过头,衹见一名白衣少女推门进来。少女有着一副标準的边洲少女
    的黑色长直发,衹是眼睛的颜色却不是边洲人的黑色,而是像天空一样的蔚蓝。
    少女的脸色和现在的弥赛拉一样红润得诱人,双手也有些笨拙地在自己身上游走,
    显然也是中了媚药以后开始发情的样子。

      「妳是什麽人?」弥赛拉仔细地搜寻记忆,却怎麽也回想不起来对方是谁。

      「咦,这不是昨晚的洋娃娃吗?果然,团子头很适合妳呢!」边洲少女热情
    地扑上来,在弥赛拉反应过来之前便一把拦腰抱住了她。少女一边抚摸着弥赛拉
    脑后梳成团子状的长发,一边在她的身上用力地嗅了一口:「好香呢,不知道用
    的是哪家店的香水呢?」

      「她是绑架妳的人的同伙,名字叫做白雪,」夏洛特终于挣扎着从床上爬起
    身:「不过,她应该没有恶意的,而且她也中了莱昂诺同学的媚药。」

      「看来回去之后有必要好好教育一下莱昂诺呢。」弥赛拉在心中这样想到:
    「至于眼前的少女,既然胆敢绑架自己,那就要好好『报复』一下才行!」

      「才不是诱拐犯呢!人家可是雪山派的侠女!」少女反驳了一句,然后看向
    和弥赛拉躺在一张床上的夏洛特:「这种局面应该是——百合?被压在下面的应
    该是——受?」

      「不对哦,夏洛特同学可是男孩子呢!」弥赛拉突然凑到白雪的耳边,用充
    满磁性的声线说道。

      「耶?」白雪条件反射般地缩了缩脖子:「我可是专业的女侠好嘛!专业女
    侠这种局面还看不懂吗?她穿着裙子,肯定是女孩子!脸长得也很可爱,不可能
    是男孩子的!」

      就在这时,弥赛拉捉住白雪的右手,强迫她伸进夏洛特的裙底……

      「欸,妳干嘛呀?哎呀——」白雪原本有些不明所以,直到她摸到了夏洛特
    的「作案工具」,马上就吓得缩回手:「我我我,我怎麽知道啊!为什麽会这样
    呢?妳别害我呀!让我冷静一下!让我冷静一下!让我冷静一下……这是一个意
    外,不可能出现的情况呀!穿裙子还长得这麽可爱居然是男孩子!我怎麽遭得住
    哇!难道我真的是笨蛋?这,这让我以后怎麽面对自己的人生嘛!」

      「小主人,妳要加油哦~ 」小玉似乎预料到今晚将要发生什麽。她走到房门
    外,对夏洛特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我会帮妳看好门,今晚不会有人破坏妳的
    好事哦~ 不过,妳要是不完成『治疗』,我可是不会开门哒!」说完,她就把房
    间的钥匙藏进自己的胸口,然后随手把房门反锁上了。

      就在白雪莫名其妙地陷入失意体前屈的姿势时,弥赛拉趁机将她压在自己的
    身下,然后露出一副小恶魔般的微笑:「好啦,请妳把身上的衣服脱掉吧!」

      「就算妳要我脱掉……可是这边还有其他人……」

      「妳要是不自觉的话,我可要帮妳自觉啦!」说着,弥赛拉直接扒开了白雪
    的衣服,露出了雪白的香肩和诱人的锁骨。

      「呀——住手啊!旁边还有人在看呢!」

      「妳刚才不是说夏洛特不是男孩子吗?」弥赛拉在白雪的耳畔吹了一口气,
    还在她的脖子上舔了一口:「没什麽好害羞的吧!」

      「可是,还是好害羞啊!」白雪想要逃跑,但是弥赛拉的力气明显更胜一筹:
    「救,救我啊!呀,要被女孩子强暴了!噫——不,不要摸那裏啊!」

      「可是妳脸上分明写着想要被人触摸呢!」

      「学生会长,那个……」夏洛特弱气地开了口:「妳看起来就像要强姦她一
    样……」

      「我可是在给妳发福利哎!」突然,弥赛拉在白雪身上肆虐的手被夏洛特抓
    住了:「妳在干嘛啊?快点放开我!」

      「要是我放开的话,她就要被妳扒光了吧……」

      「有什麽问题吗?这可是『治疗』媚药的第一步吧!」

      「这,这种事情必须要双方妳情我愿才可以吧!」

      「说的是呢……」弥赛拉好像冷静下来了。

      夏洛特终于鬆了一口气。

      「夏洛特同学——」

      「怎,怎麽了?」

      「我喜欢妳!」弥赛拉突然口出惊人。

      「等,等等——这是什麽情况!」

      「请『治疗』我!」

      「喂,难不成妳又被催眠洗脑了吗?」

      「我是认真的!夏洛特同学很可爱,也很温柔。第一次见到妳的时候,我就
    忍不住想要欺负妳,强迫妳穿裙子。现在,我终于理解了。我对妳怀有爱恋之情,
    所以情不自禁地想要欺负妳!虽然因为不想伤害塞西莉亚,我一直在压抑自己的
    感情,但是今天……我已经忍耐不下去了!」

      「!!!」突如其来的告白,令夏洛特一下子脸红心跳。

      「还是说……不行吗?我配不上妳吗?」见夏洛特没有回应,弥赛拉的声音
    中多了几分焦虑。

      「请等一下!」白雪终于把被扯开的衣服重新穿好:「妳中了媚药,现在开
    始胡言乱语了!」

      「才不是胡言乱语呢!我可是很认真地想要推倒夏洛特!」

      「怎麽可能!这麽可爱的夏洛特——小姐姐?应该是属于我的!」白雪突然
    一把抱住了夏洛特的手臂。

      「喂,明明妳也因为媚药而开始胡言乱语了啊!」但是,夏洛特的话语被二
    女直接无视了……

      「夏洛特同学的所有权,我是绝对不会退让的!」弥赛拉马上不甘示弱地抱
    紧另一条手臂,脑后的团子也在晃来晃去。

      「太狡猾了!居然学我。不过,本女侠是不会输给妳这个舞女的!」

      「喂,妳肯定已经被媚药冲昏了头脑了!绝对的!」

      「媚药的事情怎麽样都好!」白雪朝弥赛拉做了一个挑衅的手势,然后含情
    脉脉地看向夏洛特:「我才是喜欢妳的人!比旁边那衹团子要更加喜欢妳!」

      「不,我的喜欢才是真正的喜欢!」弥赛拉抱住夏洛特的手臂又用力地收紧
    了几分。

      「我才是!」(抱紧)

      「既然这样,夏洛特同学,在我们中间,妳想要和谁做爱!」

      「没错,我们两个,究竟谁可以推倒妳!」

      「请选择吧!」×2 「为,为什麽会变成这样呢?」被两位少女用湿润的眼
    神逼到床尾的夏洛特感到一阵头痛:「就,就算妳们要我做选择……请给我一点
    考虑的时间吧!」

      「妳说这种话,衹是想要逃避吧!」

      「想要稀裏糊涂地糊弄过去吗?不存在的!」

      「妳必须果断一点,夏洛特同学!」

      「没错,那个团子说的对!」

      「妳们怎麽突然结盟了?」夏洛特咬了咬牙,干脆豁出去了:「总之,妳们
    现在这麽冲动都是因为媚药的缘故。要是妳们逼我,我就……我就出去找小玉了!」

      「怎麽这样……好过分!」

      「难道衹能放弃了吗?」

      「没必要示弱哦~ 夏洛特同学肯定会在我们当中选择一个的。」

      「喂~ 我不是说一个都不选吗?」

      「要怎麽做才好呢?」异国的女侠低下头,忽然发现了异样:由于被两人紧
    紧地抱住,夏洛特的下半身在裙底支起了一顶小帐篷。

      「对面的黑长直,我想到一个办法了!」弥赛拉的团子晃呀晃,显然也注意
    到了。

      「是什麽办法?」

      「我们谁能占有夏洛特同学,直接问他本人就好啦!既然嘴上不肯说,那就
    问问诚实的身体吧!」

      「等等,H 是不对——」

      「赞同!」不等夏洛特把反对的话说完,白雪直接打断了他:「我们来比赛
    吧!看看谁能先让她舒服起来。」

      「不是『她』,而是『他』哦。不过,我是不会输的!」

      说完,两女相视一笑。

      「别光顾着自说自话啊!我还没有发表意见呢。」

      「闭嘴!」

      「躺下!」

      「让我们来为妳服务吧!」×2 「!!!」

      「我们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难道夏洛特同学还想要像个胆小鬼一样逃跑
    吗?」

      「啊啊啊啊啊——我不管了啦!既然妳们这麽敢说,明天醒来之后可不要后
    悔啊!」

      「我们是要和自己的恋人缔结身体上的契约,又有什麽好后悔的呢?是吧,
    对面的黑长直!」

      「当然啦,不过,我是不会输给妳这衹团子的!」

      两名发情的癡女(?)朝夏洛特扑了过去,很快就把他的下半身脱了个精光。

      「好厉害!」

      「嗯……的确很大呢。」

      少女们被夏洛特已经怒发冲冠的肉棒吸引住了眼睛,也许是出于对未知事物
    的好奇心,又或者是出于对抗意识,她们不仅没有被吓倒,反而津津有味地观察
    起来。

      「很烫呢!夏洛特同学没事吧?」

      「被,被美女摸到……是个男孩子都会忍不住的吧!」

      「看见了吗?夏洛特同学在夸我呢!」弥赛拉朝白雪露出得意的神情。

      「团子头,他明明在夸我才对!」

      「不要吵架啊!妳们都很漂亮的。」

      「夏洛特同学——」

      「好害羞……可是又好开心……」

      两名少女同时面红耳赤地低下头,步调惊人的一致。

      「夏洛特同学,我可以摸一下那裏吗?」

      「我也要!我也要!」

      「啊啊……」

    文章评论

  • 首页

    视频

    图片

    小说

    {maccms:visits}

    最新国产精品精品视频,国产精品AⅤ免费视频,国产在线播放精品视频,毛片 自拍 中文 在线...